這兩天全世界最重要的投資大事!

這兩天,對於全世界投資人來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股神巴菲特一年一度的股東大會,我想你不一定有時間去看內容,但是有一些我覺得對你有幫助的觀念很重要,所以幫你做了整理如下:

關於負利率,巴菲特說:對企業和退休者而言,現在有很多錢居然也成了一個問題,只賺0.25%的利息幾乎就和虧損0.25%一樣讓人痛苦。

關於現金,巴菲特說:鼓脹的錢包就像鼓脹的膀胱,你總是會有想盡快清空的沖動。

關於宏觀經濟學和微觀經濟學,巴菲特說:微觀經濟學就是我們做什麽,宏觀經濟學就是我們必須要適應什麽。

關於幽默感,芒格:如果你看清了這個世界,必定因為它的荒誕而變得幽默。

關於人生快樂,巴菲特說:我在很年輕的時候就作出決定,必須自己當自己的老板,這樣就可以做到任何情況下都不惱怒。

股東大會的核心部分—巴菲特跟芒格的問答

問題:房地產市場仍然不太穩定,現在和2012年的景象不可同日而語。您怎麽看?

巴菲特:現在的利息很低,很有吸引力,很多房地產投資者都是這樣認為,但這一點不見得是對的。

問題:如果失去波克夏再保險的基金經理Ajit Jain會怎麽樣?

巴菲特:沒有另外一個Ajit,但其他人也為波克夏帶來了巨大價值。

問題:美國支持原油業會影響到公共政策?

巴菲特:我不認為會有多大影響。低油價對於美國經濟整體而言應該是有好處的,因為美國是一個原油淨進口的國家。很多消費者還會從低油價中獲益。原油對於美國經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但即使油價下跌,美國經濟仍然持續改善。當然,如果能預測到油價低迷會持續多久當然好。

問題:波克夏是否會重新評估持有的美國運通的股票?

巴菲特:美國運通的情況確實遭遇打擊,也是因為他們的業務太吸引人。但即使美國運通不如之前那樣有吸引力,仍然是非常值得持有的良好業務。我和芒格不斷地重新評估我們的投資,評估企業面臨的威脅是項艱難的任務。

問題:負利率對公司決策有什麽影響?

巴菲特:利率確實是一個需要考慮的問題。在錢的代價低的時候,你會付出更多的錢。利率高的時候,錢的代價就高。現在是一個特殊是時間(負利率),當然,負利率持續太久,肯定會造成很大影響,以前根本沒有這種問題。對我們的下一代來講,他們還會遇到更多的情況。

芒格:這種情況真有趣,可以拍一部電影了。

問題:在子公司和管理者更換方面有什麽安排?

巴菲特:我們沒有宣布一個名字,因為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麽情況。我們從不花很多功夫在名稱或職位上。

問題:波克夏在進行交易時,好像不太做盡職調查。

巴菲特:我們在併購時曾犯下很多錯誤,但多數是有關錯誤的經濟評估,這些錯誤即使做了更多的盡職調查好像也解決不了。世界上沒有任何清單可以涵蓋所有事項。如果有些東西我們漏掉了,我們要關注怎樣把這些問題彌補回來。

芒格:有時我看到一些交易項目失敗,但我們想做的項目基本都可以做成。我們更關注項目和人的品質,這些是必須做盡職調查的。

問題:哪些事情令你和芒格成功建立波克夏,哪些事情是你們不認同的?

巴菲特:我和以前的導師學到很多,從芒格身上我也學到很多。我一生都在觀察哪些東西可以進行商業運作。你要了解哪些事情是自己可以做到,哪些是無力做到的。這並不複雜,你不需要有很高的智商來進行投資,但必須有情感的控制。很聰明的人有時候會做一些很愚蠢的事情,避免“自我摧毀”就好了。

芒格:情緒和機會有時候相輔相成,所以是可以從錯誤中學習的。我現在已經是祖父了,我經常講的就是,不要羨慕別人的成功,只要中規中矩的做事。如果波克夏真的很聰明,可能還不會像今天這樣成功。

問題:波克夏的一些投資好像是我們作為個人而言不太理解的。波克夏的投資決策是誰做出的,我們到底怎樣能看到您自己的投資?

巴菲特:我的想法是,如果目標公司達到可以令波克夏購買的規模,並為波克夏帶來益處,我們就會考慮購買。我個人當然也有一些資產,但這些資產並不是波克夏公司有興趣的。如果這些資產和波克夏有沖突,我是不會投資的。我寧願讓波克夏賺錢,因為我想賺的錢都賺到了。我完全站在波克夏這一邊。

芒格:我和巴菲特沒有在波克夏之外很大的投資。我們不會做任何和波克夏有沖突的事情。

巴菲特:兒子Howard Buffett將繼承董事主席職位。這樣才能保持住公司文化,並在CEO不稱職的時候,兒子能夠出面換掉他。但是芒格補充道:“文化的持續力會令所有人吃驚。”

問題:以2015年波克夏的股價出現下跌來說,您認為是否應該購回股票?

巴菲特:股價下跌一定沒有超過1.2點的,1.2是我的指標,是我很關註的一個數字。我認為下降1.2%或1.1%時購回是非常合適的。但我並不認同股價下跌就買入,我也不會吹噓我買股票都會賺錢。我們現在找不到更好的辦法利用資本,所以希望提高門檻,不希望出現失控的狀況。任何情況下,以低於實際價值的價格回購股票,對於我們的股東而言都是好事。

芒格:回購的過程中很少提到價值的問題,作為波克夏我們很自大,我有點無法控制自己。

問題:對人才流動的看法。

巴菲特:董事會和管理人員已經建立並會繼續波克夏的文化,股東們歡迎這些文化的建立。這些文化不會被輕易改變。我們的文化沒有問題,將會補足我們每個人的理念和價值。

芒格:我比巴菲特更樂觀,我根本沒有覺得有這些問題。我們的人員流動率非常低。現在很多董事都不是為了錢來當我們的董事的。

問題:現在有保險業務通過網絡平臺進行,波克夏會考慮嗎?

巴菲特:你會希望嘗試很多事情,讓我很驚訝的是,保險業務在過去從電話平臺向網絡平臺的轉變。我們會嘗試很多事情,會犯一些錯誤。但二三十年後,相信會有很大的不同。

問題:租賃業務是波克夏很大的盈利來源,可否談一下?

巴菲特:罐裝卡車租賃是很好的業務,我們有十億美元的投資,這不單純是一個盈利的業務,還是將方便帶給人們的服務。飛機租賃我們一直沒有涉入,我們覺得是可怕的業務。

問題:投資銀行等,包括富國銀行未來的走向如何?

巴菲特:一般來說銀行並非指投資銀行,富國銀行是經營非常良好的銀行。但談及投資銀行,並不是我們投資很多的地方。我們2008年投資高盛時也賺了很多錢。我們有各種收益來源,對於投資銀行我們害怕多於喜愛。

問題:學費越來越高,學生債務越來越重?

巴菲特:降價不是最好的解決方案,教育系統還有很多問題。

問題:價值投資者怎樣挑選股票?

巴菲特:對待股票像挑選生意一樣,選擇一個好的生意,看它的表現,考驗它是否值得長期擁有。按照這種方式選股,聽老生常談,其它的順其自然吧。

問題:如果川普當選總統,會否為波克夏帶來政策法規方面的風險?

巴菲特:這不是問題。政府的政策法規會在廣泛範圍內會影響所有公司。我們希望希拉蕊當選,但無論誰當選,我們都會繼續成長,我們公司都會做得很好。美國的商業和社會配合得非常好,讓人願意把錢投資在這個地方。

問題:我了解波克夏沒有對賭原油價格,但在這方面有沒有投資?

巴菲特:沒有,我不認為我能預測是原油或其他大宗商品的價格,也從來不會基於這些預測做任何交易決定。

問題:內華達州新的規則和限制,對於可再生能源方面的影響?

巴菲特:內華達州的問題是,過去幾年中,如果有能源或太陽能發電相關事業,價格是超出我們實際承受能力的。雖然政府鼓勵太陽能或風力發電,但安裝太陽光能板成本高於其他能源比如天然氣發電,那麽誰來支付這些可再生能源帶來的賬單,就成為了一個問題。聯邦政府政策是全美國納稅人承擔,內華達州認為這樣就不值得。這是一個政治上的問題,我個人認為,社區通過減排得到益處,應該由整個社區來負擔費用。

問題:怎麽看待投行的衍生性商品?

巴菲特:衍生性商品確實是一個危險的因素,而且還會繼續下去。有的時候,很難評估衍生性商品的價值。監管人員有的時候沒有辦法有效監管,大量衍生性商品肯定是危險的。

問題:在可再生能源方面,波克夏公司已經投入了大批資金。波克夏是希望在能源方面都轉變為可再生能源嗎?這是長期目標嗎?

巴菲特:我們當然希望我們的下一代,我們的後代有更多的能源可以使用。聯邦政府在這些方面有很多鼓勵政策,同時,全世界範圍內每個人都要對自己的碳排放付出代價。可再生能源取代現有能源的程度,取決於政府政策。目前的政府政策是讓社區分擔費用,而不是讓大家通過減排得到好處。但我們希望,法律政策方面未來有所改變,如果政府在稅收方面給予我們更多優惠,我們會投入更多在這方面。

問題:為什麽我們波克夏股東要為投資可樂自豪?

巴菲特:我知道可樂容易導致肥胖等很多疾病,但我每天喝,我過得很快樂。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喝可樂的補償?(笑)我希望我有一個雙胞胎兄弟,他每天吃花椰菜等健康食品,看他和我誰快樂。

問題:Geico去年的表現很好。你認為是什麽原因?

巴菲特:geico保險今年第一季度的表現沒有去年好。但去年很奇怪的是,出事的人數急劇增加,可能是開車不小心。但整體來說,汽車設計的越來越安全,出事機率越來越低。

問題4:為什麽賣掉德國再保險公司?

巴菲特:去年清空了慕尼黑和瑞士兩家再保險公司。波克夏裡有很多空間可以利用,所以我們的盈利能力比對手要強。我們不是不看好公司本身或管理水平,而是對再保險這樣的業務有一些重新判斷,再保險行業未來10年的走勢將不如過去10年。我們有一些靈活性對它們做改變。

芒格:做傳統的再保險模式一點都不好玩,已經看到一些負增長了。對於工業增長來說,這些遊戲已經結束了。對於我們的吸引力沒有那麽大了。 用經濟學的原理來簡單解釋就是,再保險行業的供應不斷增加,但是需求卻沒有增長。

問題:你是如何追尋快樂的?

巴菲特:我最喜歡的員工是我自己,我最喜歡的是和喜歡的人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芒格說:我最後悔的大概就是沒有變聰明得更快一點。而我現在92歲了我還能繼續幹下去。

問題:能否談談你之前收購的精密儀器的公司?這家公司收購後怎樣?

巴菲特:最好的生意模式是不需要額外資本支持的,仍然可以自己成長。巴菲特此前表示,希望買“不燒錢”的公司。

芒格說:在以前,波克夏會買傻子也能管好的公司,但是我們現在不會了。

問題:波克夏原來喜歡投市值比較小的公司,相對輕資產。但現在好像不是呢?

巴菲特:這是經濟繁榮的代價。我們可能會投市值很小的公司,但是現在這樣做更難了。Sees candy 喜之糖果,當地報紙,都是相對輕資產的產業。但是我也投資BNSF鐵路公司,他們做什麽都要很多錢。所以我們大小公司,資本市值不會限制我們的投資。

————————

有沒有注意到巴菲特跟芒格說:以前波克夏會買傻子也能管好的公司,但是我們現在不會了。

投資市場持續變化,連股神都慢慢在調整操作模式,你也應該持續學習成長。

加入楚狂人FB粉絲團 ↓↓↓ 站在我的肩膀上學投資
https://www.facebook.com/madchu.fans/


快按讚 加入楚狂人粉絲團,獲得最棒的理財資訊

↓ 多學幾招吧 ↓

  • 中國最牛基金經理人教你如何選股
  • 巴菲特:買下波克夏·哈薩威公司是我最糟糕的一筆交易
  • 巴菲特給你的九個職場建議
  • 巴菲特2013年致股東公開信和股東會重點整理
  • 擬定你的投資法則,今天就做!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